lianbin1110 的个人博客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

读phd还是不读phd,这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当你读的是一个文科的,耗时的,难以半途转行的,以后又没钱的phd的时候。

所以大概众多的文科phd们都会纠结于这个问题。

今天上课的时候和一个教育的人聊天,他是学认知的。也是第二年。他就很纠结这个问题。他的进度算很快的了。统计的硕士还剩最后一门课,教育的硕士也就差论文了。但是他一想到毕业了之后回国做青椒或者在北美做一个一年4、5万刀的faculty就很痛苦。说有认识的人在国内教出国英语现在一个月有6万刀但自己一直学习是最好的但现在觉得没有出路很痛苦。虽然说起来还是应该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还是挺不容易的。周围的诱惑很多的时候,在大学里呆着的确是挺难受的。特别是论文压力大的时候,就会觉得其实呆在大学里也没有那么有意思了。

我真是能够充分理解他啊。而且他还是个男的,以后还要养家糊口。我好在还不需要太多考虑经济问题。况且我不是也刚刚迷茫了一个学期么?

所以阿,文科phd沉没成本高,投资回报小,入行需谨慎。。。。。

农村的春天来了。前两天清华百年校庆来着。于是近期校内上每天被校庆的各种信息刷屏。

我可真想回学校阿。但是显然不行的。然后今天他们集体婚礼的照片贴出来了。还有本科班同学在里面。羡慕嫉妒恨。

大约三周前,玉米地大学的清华学生会组织大家录了一个恭祝母校百年的video。然后Jessy居然说在主楼前晚会的大屏幕上看到我了!我觉得,哦,那么在某种意义上,我也算是参加了校庆了。

我现在觉得long distance这件事是在过于universal了。今天跟两个人聊天,两个人分别正在以及将要long distance。而且我觉得都要麻木了。。。谁谁谁又要去哪里哪里,那你女朋友呢/男朋友呢。。。还在哪里哪里啊。。。哦,那你们要long distance很麻烦耶。。。是啊。。。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啊。。。不知道啊。。。。

是不是年纪越大就越不在乎了呢。。。

这学期想要把master拿下来的。然后上周论文被打回来改。经过和一个committee member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聊天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文章应该这样写而不是那样写。话说是不是文章都写完了而且读书都这么多年了才发现应该如此晚了些呢,但是却然从来没有人教过我究竟应该怎么写文章。就算是教过,也都很语焉不详。譬如说,要写出你的conceptual model阿。。。可什么是conceptual model阿。。。要写出你的hypothesis阿。。。可到底怎么写在哪里歇阿。。。。

不过我觉得我好像终于明白一点了,终于,摸到一点边了。看看这周末改的情况吧。

然后,就是又一个期末要来临了。How time flies!两年就要过去了。我已经在这里两年了。当时觉得博士念个六七年都在干什么啊。。。但是现在看看,觉得时间过得飞快,而且要想功底扎实的毕业,还真非要六七年不可。掰着手指头算算,明年一年的计划,能把qualify考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之后还有proposal,field work,然后再写,再改,如此如此。。。其实也就到了第六年了。

读书其实挺有意思的,但是每当什么书变成必读书目的时候,它们总是迅速变得面目可憎,我也无法克制这一点阿。。。。

http://bbs.55bbs.com/viewthread.php?tid=4016987&page=1&authorid=1650456

这家的装修可真好。。。特别是他们那个阳台。。。

最妙的是是两个G的家。。。。口水。。。。简直就是小说现实版。。。。

******************************************

又,林海的行道树可真好听。。。就是没找到可以当背景的链接。。。而且一本谱子要200块。。。痛心。。。。

******************************************

最近还挺闲的。主要是消息一直没出,我现在什么做事情的心情都没有。室友天天早出晚归,我快无聊死了。然后昨天突发奇想,觉得特别想混完master走人回家考公务员。这里真的好无聊啊。。。。。

Urbana是个不适宜人类生活的地方。。。。我真的快发霉了。。。。

******************************************

最近唯一高兴的事情就是天气开始暖和了。风吹在脸上是和缓的了。下课回家的时候在太阳底下走着走着我就想到去年去伯克利的那个天气,可真是怀念阿。春天就要来了,我要回家!

最后我前两天看了一篇HP同人,YY了一下V殿,大爱。

大致的说起来,2010年始于纽约,终于Vegas。现在在香槟已经待了一年半,从最开始对于the middle of nowhere的深恶痛绝到现在开始能够理解美国小城镇的一些好处。而且此年中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我姐结婚了。再比如,我终于有了一辆自己的车。现在正在申请,希望这件发生在年末年初的重要事件能够使得我在11年的2、3月间获得理想回馈。

*****************************************
1月份的时候去了纽约。终于。纽约很好玩。很喜欢纽约的地铁,虽然很破,但是非常有效率。地铁站里有艺人卖唱,很多人围着捧场。比波士顿地铁站里的人唱得好多了。纽约的楼很高,楼和楼之间没有空隙,都被一间间的公寓填满。在纽约的时候我最喜欢说的话是,我的理想是在这里租一间公寓住。要那种高高的,20、30层高,闹市里的公寓。买是买不起的,租就很高兴了。因为这里是少有的人很多的地方,等晚上下楼去买个饮料,生活可有多美好!去纽约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地铁站里人会挤不上车的情况,这熟悉的景象让我内牛满面。。。。
在纽约去了好些地方,大都会博物馆,中央公园,帝国大厦,联合国什么的。。。还看了phantom。大都会里面的埃及神庙很好很强大,我尤其喜欢池子里养的芦苇。。。而且那是when harry meet sally的场景,明亮极了。联合国在河边上,那天太阳也很好,照得河上金光闪耀。要是以后能够在纽约住个一两年是件挺不错的事情。而且纽约的街都按号码编着,很好认。
纽约回来在波士顿过完寒假。天天除了吃饭就是上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因为没有车,卖菜特别卢瑟。
1月末学校开学,回了玉米地。2月到5月,学期里上课,继续TA,写作业,乏善可陈。但是这是在香槟的第二个学期,比第一个学期已经感觉要缓和不少。TA讲课的压力要少很多。学了GIS,还是挺有趣的。
3月的时候去了加州。春假。去了伯克利,三藩和LA。加州真是令人流泪的好地方。天气舒适极了。到达伯克利的那个下午,春天已经开始暖了,太阳晒着,窗外的风吹进来,还有湿润的水气,我仿佛回到芜湖的春天,连空气里的气味都很相似。
加州也很美。很多没见过的植物在路边开着花。而且很多华人,很多吃的。
在伯克利见到了Leslie,又去了某人祖师爷的半山别墅。虽然party不怎么有意思,但是那个房子可真是好。。。。三藩城里也很好玩,花街和渔人码头都很有趣。而且很多树很多花,非常漂亮。
在LA见到了王菲,租了车出去玩,非常开心。去了海边和universal studio。而且LA的人车开得好快!觉得LA城里没有三藩好看。主要是城市太大了。。。。
然后就回学校了。4月份同样乏善可陈,或者只是因为没有出去玩才显得特别乏善可陈。。。
5月份终于考完试写完paper,然后于5月下旬回到了社会主义祖国,回到了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
首先回的是清华。见到很多人。也回了系里。最后一次住了宿舍。度过了三国杀的三天,去了香山植物园。续了签证。吃了喝了,还不远万里的参加了zp的领证活动。
然后就回家了。6月和7月都在家里。期间去了上海和南京。看了两次世博。第一次和某人一起,看到人多的队就绕着走,只去不排队的馆。但是去了中国馆,很喜欢那个动画。第二次陪着爷爷奶奶一起去,很累。。。。。
暑假剩下的时间被我标准的晃掉。没做任何事。吃饭睡觉上网。偶尔游泳。但是时间晃起来是非常非常快的。眨眼也就要开学了。
8月初回美国。搬家。收拾。然后去atlanta开ASA。说实话不是特别有意思,但是作为我参加的第一个professional会议,比较有意义。亚特兰大这个城市也不怎么有趣。号称美国最大的室内水族馆实在是很挫。。。。
开完会回来找老板摊牌。老板很理解很支持。如释重负之后开始新学期。做了一门新课程的TA。方法课,比让我上导论好多了。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每节lecture都要去。。。
之后就是9月10月11月一直到12月。这个学期真的是很忙很忙。比第一个学期要忙多了。3门课,1门新TA,很多作业要改,而且还要加上考GRE和申请。但是感觉上都没有第一个学期那么overwhelming。所以暑假tfwang说过了第一年就好了是大大的有道理的。每每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写下来都觉得我靠好多事情我肯定要完蛋了但是最后都过来了,后来就不想肯定做不完只是跟自己说再过x天就survive了,最后也就survive了。但其实回头看看,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如果再挤挤大约还是能够有多出来一些,但是就目前阶段来说,我觉得这个学期我真的是做了不少事情。暑假的时候每每的不想动但是一想到新学期要有多少多少事情就觉得头大,但是现在不是也过来了!
还在北京的时候,社会工作很多很繁,跟Leslie说,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我好忙啊。她轻飘飘的一句说,你以后会更忙更忙的。我说,really?结果果然是really.
11月初的时候老姐结婚所以回国。万里奔袭就为了那么3天。不过还是觉得很值,毕竟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但是这次回国也的确是很累,10月27号考完GRE,之后要先交一个proposal再把老板课的paper重新写一遍,可是实在是没时间写了,于是回去的飞机上睡2个小时就开始改文章,非常的凄惨。那一周左右都是每天只睡4个小时,很累。不过没有错过任何事情,所以很值得。
接亲的头一天晚上住在老姐那里。他们在收拾东西我继续写文章。。。。|||然后晚上洗澡睡觉已经是2、3点了。聊了一会儿天,我觉得没睡一会儿摄像就来了,这大概是不到六点。起床的时候我觉得实在是太痛苦了。。后来就来接亲啦,砸门阿撒钱啊我都没看见,敬茶的时候我站在一边开始噼里啪啦掉眼泪,喜悦的眼泪。。。。之后送亲去新郎家,下午去酒店,晚上跑跑腿。我觉得结个婚可真是费时费钱而且很累人。。。。
之后又过了两天我就回美国了。在南京还发生了事故。。呃。。。后来到上海,我姐送我上飞机。回到学校继续战斗,开始准备各种材料。时间飞逝。。。中间还有个thanksgiving,去了波士顿看学校,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大用。不过从波士顿回来买了车!!福特金牛。终于结束了卢瑟的历史,获得了四轮的代步工具!我非常非常喜欢我的车,又大又结实。给油很给力。提速迅猛高速爆表。
然后就到了12月。15号是个坎。期末和申请的deadline同时到来。所幸我基本经受住了考验。。。
其中投了一个期刊被雷厉风行的拒了,搞得我非常受打击。拒我没什么。。。关键他们拒的也太快了。。。连review意见都不给。。。!!
再之后就是结束一年的Vegas之行。Vegas不愧赌城称号,一出登记口就是 ** 。。。看了孙燕资的演唱会,看了jubilee的show,赌了钱,到了久闻大名的威尼斯人看到了室内运河(这个很赞),还见到了csy同学。其实我赌钱还可以的,可惜最后被某个同志输掉了。。。
Vegas的车很多人很多,华人尤其多。而且行人都不守交通规则。有天晚上我们和一个wsn(这个wsn是我在北美见过的wsn之最,赌钱只玩1分钱一把的,碰到25分的就直摇头说这哪能玩啊,说自己赢了钱但死活不说赢多少只说赢了不少,我们事后分析他估计赢了几毛钱。。。而且此人还是拐弯抹角的皇亲国戚,强烈的bs他)为了找车位花了1个多小时。。。纽约也是这样,行人不守规则的。所以说北京人民不守交通规则乃是顺应了国际形势。。。
最后的最后,在2010年结束的时候回到了大农村玉米地。
*******************************************
所以这就是我的2010了。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发生,但是也还挺充实快乐。去了好几个新地方,而且为2011年重大转折的发生投出了希望的包裹。。。但愿2、3月份的时候能够收到好消息。。
然后,就是2011年了。

实在太痛苦了。。。

同样的一句话,左改一遍,右改一遍,ps里写一遍,cv里再写一遍。。。。

我要吐血了。。。。

背单词,看书,改paper,TA,改作业,读paper,写proposal,准备survey,找老师,etc,etc....I'm so overwhelmed......而且我看不到尽头。。。。

还要洗衣服烧饭打扫买菜。。。还tmd总一个人。。。。

我快烦死了。。。

Reading很多。

批作业很time consuming。

还要背单词,但是永远赶不上计划进度。

愤怒。

天天无所事事,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极端偶尔的时候会背点单词。刚回来两周内还碰琴。

明明有一堆事,但我就是不想干。天天没有目的的到处乱晃。而且一想到下学期的破事儿我就头疼。。。

而且随着离开时间的迫近,我又很难受因为不想离开。

但每每感到由于浪费时间而备受良心谴责的时候又觉得其实在学校的话还不至于效率如此低下。。。。

但想到一回去又是形单影只一个人烧饭一个人吃就觉得我真是活受罪。。。

然后我就无比纠结,同时一边纠结一边仍然无所事事。

我于是生活在郁闷纠结悲伤烦躁留恋的气氛里,浪费时间,倒数日子,继续闲晃。。。

好吧,最起码我现在不用自己烧饭。

你说这世上,有多少东西是可以相信的呢?还有多少人,是可以相信的呢?

周围的人和事,走马灯似的换。多少人变了初衷。可真让人灰心。也让人伤心。

哈!可知道什么叫做人生如戏了么?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我有两篇paper,一个考试,若干TA工作。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我的这个考试,它是一个统计考试!!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我的这个TA,最后一次作业还没改!!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周三要给小孩们复习半本书,但我现在还没看!!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我明天要在老板课上present,还有好多东西不懂!!

恐怖是现在期末了,我immigration课的paper只有一个模糊的题目!!

最最恐怖的是,我老板课的paper,下周二(!!)due,我连题目还没有定!!更别说找数据!更别说定方法!! 而且它最少要20页阿20页!!

我可以直接去死了。。。。。

**********************************************************************

恐怖的另一方面体现在,我在找文献的时候,某些同志的出现频率过高。。。过高。。。愤慨。。。。